“蟋蟀争霸”竟涉嫌赌博 网络直播每场输赢过万

“蟋蟀争霸”竟涉嫌赌博 网络直播每场输赢过万

  “蟋蟀争霸”每场输赢过万

  □ 本报记者  范天娇

  □ 本报通讯员 任佳 周凯

  “今天几号冠军?”“中奖啦,15号。”

  在“疯狂的蟋蟀”直播间里,两只蟋蟀被分为红蓝阵营,放在一个透明斗盆中互相较量。经过马尾鬃不停地引斗,一只蟋蟀战败退却,另一只张翅长鸣,成功夺冠。

  线上争霸赛结果出炉的同时,线下微信群里的输赢也落定。押对蟋蟀的群成员获得奖金,押错的则血本无归。

  近日,《法治日报》记者从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弋江分局获悉,警方成功捣毁一起打着“以虫会友”的幌子,利用网络平台直播斗蟋蟀进行赌博的案件,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,涉案赌资近50万元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均已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。

  空调使用异常引起警方怀疑

  今年2月中旬,芜湖市公安局弋江派出所社区民警在工作中获悉,辖区部分公共垃圾桶内每隔几天就会有人丢弃大量死蟋蟀,每次都有几十只之多。死蟋蟀散发出恶臭,令周围邻居苦不堪言。

  没几天,民警接到群众举报,辖区有人疑似利用蟋蟀实施赌博。

  接警后,民警立即开展走访调查。可是小区有这么多住户,到底这些蟋蟀从何而来?

  “有一户人家的空调用电异常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”弋江分局治安巡防大队副大队长晏绍俊说,当时芜湖室外温度有十几摄氏度,正常情况下可以不开空调,但这家门窗紧闭,空调日夜运转,没有停歇。

  民警还发现,这一住户阳台外有很多装蟋蟀的罐子,附近出现了死蟋蟀。民警又走访周围住户,得知该户人家夜间蟋蟀声此起彼伏,种种迹象符合养蟋蟀的特征。

  “蟋蟀是不可能在居民楼里卖的,这一现象不合乎情理。”晏绍俊告诉记者,经过进一步调查,警方掌握到此房屋进出人员之前有过经济犯罪前科,加上屋内不时传出叫好呐喊的声音,警方初步判断很有可能是利用斗蟋蟀进行赌博。

  选手编号展示群友看准下注

  既然涉嫌赌博行为,肯定会有赌场,那么赌场究竟开设在哪里?

  据办案民警介绍,由于该户居住人员很少出门,疑似赌博的叫好声是从电子设备内传出,所以赌场的位置极可能是在网络直播平台。民警遂进入各大网络平台逐个搜索、重点排查,最终锁定某直播平台中的一个名为“疯狂的蟋蟀”的主播。

  为不打草惊蛇,民警卧底于该直播间,与主播王某互动交流,经过半个多月的工作,终于取得王某的信任,摸清了该团伙内部人员作案规律和方式。

  “直播平台是正规的,但王某的直播另有玄机。”晏绍俊说,每天,王某从饲养的蟋蟀中选出16只,分别进行编号后,将每只蟋蟀的视频展示发布于微信群中,供群内人员参考下注。每天晚上,王某再直播当天选定的16只蟋蟀的争斗情况,决出前几名,然后按照事先预定的赔率分别赔付之前下注的赌客,没有下中的赌注,则全部被该主播收入囊中。

  记者了解到,晚上的直播被称作“虫王争霸赛”,制定有详细的选虫规则。每次参加比赛的蟋蟀有16只,参与赌博人员要缴纳报名费,每只蟋蟀50元一手。每晚7点半准时拍卖蟋蟀,每只拍卖时间为一分钟。每人每只最多购买3股,一股50元,24股封顶。赌资用微信或者支付宝转账的方式收取。

  拍卖完毕后,开始发牌配虫,直播蟋蟀争斗情况。16只蟋蟀决出前4名。对应一二三四等奖,每股奖金分别为300元、150元、60元、50元。

  “每天晚上微信群与直播间里很热闹,一场下注的赌钱在1.5万元左右。”晏绍俊说。

  打着“以虫会友”筛选参赌群友

  见收网时机成熟,3月25日晚,弋江警方果断出击,在居民楼内将犯罪嫌疑人王某、袁某一举抓获,现场扣押蟋蟀数百只、网络直播设备一套。

  记者从现场抓捕视频中看到,警方进入房屋时,王某正在进行“虫王争霸赛”网络直播。直播台中央,摆放着一个椭圆形的透明斗盆,在两盏大灯的照射下,两只蟋蟀在盆内争斗。斗盆外,左右两边竖立着“参赛选手”的号码牌,王某坐在桌前引斗蟋蟀,讲解比赛。随着警方将王某控制,这场直播中断,两只蟋蟀也停止了撕咬,趴在斗盆两侧一动不动。

  经初查,王某曾经以网络出售蟋蟀为业,但销量并不乐观。自去年8月起,王某入驻直播平台成了一名斗蟋蟀的主播,一时间吸纳了几百名粉丝。王某见斗蟋蟀有市场,遂以“以虫会友”的名义在粉丝中筛选有下注赌博意愿的人,将其拉入自己另外建立的“微拍堂虫友交流”微信交流群,并招募袁某作为助手。没多久,该微信群就增至400余人。

  “王某、袁某之前互相认识,且均有前科。王某自称以前做生意亏了,欠债比较多,所以想通过斗蟋蟀赌博挣钱。”晏绍俊说,他们会在群里抛一些斗蟋蟀的话题,让群友花点钱来玩一玩,但是在直播间里只字不提赌博的事,防止露出马脚。

  目前,王某、袁某已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,涉案赌资近50万元。两人非法获利正待进一步核算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【编辑:王禹】